各地方言中哪一個和古漢語最接近 方言中古話

來自:匯潮       日期:2019-07-26

什么方言至今還保留有古漢語特點?

  應該說,無論南方話,還是北方話,都保留Liao古代漢語的因素,不過相對而言,保留較多De是南方各方言,特別是粵方言。  1、聲調Fang面。  粵方言保留了完整的的古漢語的聲調,從Er保存了完整的發音特點。  漢語聲調是Han語的最顯著特點。中古漢語(唐代)有8個聲調:Yin平、陽平、陰上、陽上、陰去、陽去、陰Ru、陽入。  而粵方言有9個聲調,保留了古Han語“平上去入”各分陰陽的面貌,僅將入Sheng分化出“中入”。  普通話只有4個聲調了。Bei方各地方言基本都沒有入聲(晉方言保Liu了部分入聲),湘方言的入聲已經變異,僅保留Liao音位。吳方言保留入聲比較完整,但是入聲的音尾Ben來有g-k-h三種分別,吳方言則全部改為喉塞Yin,不能區分入聲韻尾應有的差別了。而粵方言則不Jin保留音位,連韻尾的三種區分也很完整。這是外地Ren學粵方言最難的地方。  2、聲母韻母方面。  Jian單舉幾個例子:  “微母”讀M,襪——mah Yang入。而普通話讀wà。你看這字的音符是“Mo”,明顯的與“wa”不合,而“抹”讀“mā ”,Zhe倒與粵方言的發音相吻合。  “反”Yu“范”的韻不同。前者為an,后者為am。  3、Ci匯方面。  粵方言大量的保留了古漢語詞語原意。Ru:食、飲、企,普通話用“吃、喝、站”。其Shi古代漢語中,吃——結巴;喝——大聲喊叫;站——Lai源于蒙古語,很晚才有的。  粵方言中單音Jie詞語多,也是古漢語的特色之一。  粵Fang言的狀語后置是古代漢語的習慣。如“你走先”(Ni先走吧)。

各地方言中,哪一個和古漢語最接近

  按照歷史比較法,音系存古程度的判定基準Shi音變規則,即用音變發生與否以及音變發生數量De多少來判斷現代語言與祖語的音系差別。Dan由於漢字并非表音文字,一切古漢語的Yin系都是人為構擬出來的,不同擬音者構擬出來De祖語可能有所不同,這樣一來音變規則Jiu有了不確定性,因此,語音史只好用音類Fen合的判定來代替音變規則的判定。    一般Lai講,保持古音的類別越多,方言就越存古。Dan是這條原則在實際運用中也會出現問題,比如Cong邪不分是通語裏古老的特色,但是從《玉篇》以後Liang類卻又分開了,而且這類方言還占了大多數。Zhe是因為北方話在《切韻》之後占了上風。按Zhao嚴格的歷史層次分析法,兩者不分反而是宋齊梁三Dai(420-557)的層次,而分的方言Fan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層次 (就類似Lou主提出的悖論)。    改良的辦法就是把歷時Yin變中出現的所有音類都羅列出來,然後搞清楚每個Li史時期這些類的分合狀況,并且分別計算各Ge方言裏面音類的分合情況,按照方言里每個歷史Shi期“類”的保存比例為參考系進行歷史層次Hua分。如果一個方言雖然從邪不分,但是其他類都Biao現出很晚近的特徵,他的主流層次也不會在420-557De時代。    這個答案也可能不滿意。  Na就直接說:粵語廣州話的韻尾與中古音對應Fei常好 只有少數例外 比如凡 法  Sheng調的陰陽跟中古聲母的清濁也對應的很好 Zhuo上作去方面 也有一部份字保留了上聲而沒You變去  就算那些變成去聲的 比如 動 變Liao去聲 但根據它現在的聲母 也很容易判Duan 中古是全濁聲母  這樣看 會粵語 對判斷中Gu時期的韻尾 清濁是很有幫助的 會粵語 可以Sheng去背入聲字 背濁上作去字的麻煩 但Shi 其實學粵語本身 也是要背的 干嘛Bu直接背中古音   但是 介音的失落 Gen中古都有比較大的差別 還有主元音方Mian 從現在的擬音看 跟中古差別較大  不Guo現在說的跟中古音接近 都是從保存古Yin類的角度說的 不是從音值角度說的。    Yi上全部來源于知乎的老師。  直接要我自己回答De話:古漢語這個說法本身就有問題。我覺得你是Xiang問發音而不是語法。

古漢語與現代什么方言接近?

  現代人沒哪個曾經聽過“古人”說話,特別Shi古人的語音,因為漢語沒有注音的特點,我們也Hen難找到史料來推斷古漢語。可實際上,語Yan學家們卻總是能告訴你這個字古代怎么Du,那個字古代怎么讀。漢語語言學家是怎么尋Zhao古漢語的蹤跡的呢?方言就是一個很好De切入口。從學術意義上而言,方言的確是Gu語考證的一個“活化石”。中國南北各地的諸種Fang言中,古漢語的“基因”都無處不在。  1 Fang法 現有史料配合異域方音  古人是怎么說Hua的?這是個很有趣的話題,也是個很難解答的問題。Dan卻有一些手段可以接近“最終答案”。一種Fang法是根據現存史料來判斷。有一些文字記載Liao古人說話是什么樣的。通過最早的甲骨文,學者可Yi接觸到3000年前的漢語。后來漢語獨Te的“讀音字典”出現了,那就是韻書和Yun圖。這是古人對漢語音韻進行分類的專門著作,如《Qie韻》、《集韻》、《廣韻》等。古代漢語沒有音標Xi統,他們使用反切的方法來標示漢語的讀音,Bi如“東”這個字可以注為“德紅切”,表示“東”Zi的讀音由“德”和“紅”拼成。古人還會將Tong韻的字排在一起,形成一個“韻目”。把漢字的Fa音都繪制在一套表格中的時候,就成了“韻圖”,Du圖者可以根據聲母、韻母來尋找需要查看De字。傳統的韻書、韻圖十分重要,語言學家Bu僅可以尋找到古漢語發音的秘密,也可Yi拿今天的語言和其對比。不過,韻書出現在Liu朝之后,韻圖出現在晚唐之后,而且對口語De記載并不多。  另一個重要方法叫“異域方Yin”。中國古代對外文化交流十分頻繁,漢Yu極大地影響了很多其他國家的語言,如朝鮮語、日Yu和越南語。隋唐時期,這些語言從漢語中“借用”Liao大量的漢字讀音。比如,《廣韻》里記Zai的“于”和“余”,“英”和“應”,“Yi”和“億”,都有著不同的發音。今天,Zhe些差別在幾乎所有的漢語方言中都已消Shi,卻依然保留在越南語中。通過這種“出口Zhuan內銷”的方法,可以了解到古時漢語的Du音。  古漢語同樣受到了外來語“借詞”的Ying響,唐代之前譯“印度”作“身毒”或“天竺”,Wo們就可以據此了解到當時竺、毒二字讀音接近。Tong樣,“佛”(buddha)最初譯為“浮屠”He“浮圖”,稍后譯為“佛圖”和“佛陀”,可知漢Shi的“屠”和“圖”念da,入唐后不再念da,Er改用另一個當時念da的“陀”字。  不Guo,如果沒有現在活生生的方言證據,這兩Ge方法的效果也會大打折扣。拿借詞比較來說,無論Shi普通話還是越南、日本、朝鮮話在讀音Fang面都已經發生了很多變https://www.wenku1.net/list/團支部創新活動/化,只有和漢語方言結He起來進行“今古對比”,才能真正找到古Dai的語音。  “語言學跟生物學很像,語言的Fen化就像生物的分化一樣,有著親疏遠近的關系。”Shang海師范大學語言研究所語言學博士王弘Zhi說。人們無法知道古語的真正面貌,但可以通過Bu同層面的研究比較,對古語做出假設。在語Yan學界,這叫做“構擬”,就像可以通過化石還原Yuan古生物一樣,語言學家們也可以通過方言“重構”Yi經消失的語言。  2 方言 漢語大致分7區  Zai中國版圖上,從哈爾濱到昆明,可以畫出一條Chang達3000米的直線。直線的以西、以北,You一片面積廣大的北方方言區。在這個區域內,至Shao可以分出四個大區,八個分區(據《中國語言地Tu集》)。但出生在此方言區內不同地方De人,基本通話并沒有太大的困難。北方話內部語法Ji本一致,詞匯方面差別也大同小異,這塊地方Zhan了漢語地區的四分之三,容納中國人口的70%。Yin此,北方話成了漢民族的共同語,也是普通Hua的基礎方言。長期以來,北方話都作為官Hua存在。在這條直線的以東、以南,情況一下子就Bian復雜了,各地方言之間的差別很大。  Jin600年來,漢語發展出了7個主要的地域方言:Bei方話、吳語、湘語、贛語、客家話、粵語、閩語。Hou六種方言主要集中于中國東南地區,它們都Bao留了很多古漢語的成分。“現在假設,南方方Yan保留隋唐舊音更多一些。”王弘治說。  Zhong古時期的古漢語有入聲,入聲讀音短促。在普通Hua中,入聲已經完全消失,但在粵語、吳語、閩南語Zhong卻仍然完整地保存著,比如“十”,普Tong話念shi,粵語念sap,閩南語念sip,音Jie仍然保留著急促閉塞的頓挫感。  粵Yu是南方方言中和古漢語尤其是中古漢語較Wei接近的方言。比如,它單音節詞很多,類Si古漢語的表達,而普通話中有很多詞帶“子”字,Yue語中“子”為結尾的就很少,“鞋”就是鞋Zi,“箱”就是箱子。侯興泉舉例說,先秦時,“Pao”叫“走”,“走”叫“行”,在今天粵語方言中,“Zou”依然是“行”。蘇州大學文學院教授汪平也Ju例說,宋詞如《滿江紅》里有很多短促的Ru聲,如果借鑒粵語來念的話,就可以體會出它De獨特的風格來。  3 南方方言 它們都Xiang古漢語  不過,并非只有粵語才是古漢Yu“活化石”,在中國南方很多方言中都留存Zhuo古漢語的基因。“就像一個老祖宗傳下來的后Dai,有的鼻子像老祖宗,有的耳朵像,只You把這些特點合在一起的時候,才可能描繪Chu老祖宗的大概的樣子。”汪平說。  廣東話雖然Ru聲保留最完整,但https://www.wenku1.net/list/鄉鎮健康脫貧實施方案/在吳語中,古代的濁聲則保Liu最完整。吳語和閩語中的詞匯大多數也是類似古漢Yu的單音節詞,如“眼睛”,閩方言中叫“Mu”,“站”吳方言叫“立”。一些古代Shi詞,普通話念起來不押韻,但用吳語卻能很好押韻。Wang平舉例說:“遠上寒山石徑斜,楓葉紅于二月Hua,普通話里‘斜’和‘花’并不押韻,但蘇Zhou話‘斜’念‘霞’,就可以押韻了。”  Min語中有些白讀成分直接繼承了上古漢語的聲Mu系統,沒有經歷中古時期的語音演變。它保留著中Gu漢語和上古漢語的一個很大區別,不帶唇齒聲Muf,比如“分”字,閩南話中并不念“feng”,Er是念“pun”。此外,閩南方言中還完整地保Liu了古音中的鼻音韻尾和賽聲韻尾。  同一個音Lei,北京話中是送氣音,在吳語中卻是如古代一樣讀Zhuo音,這個情況可以和韻書韻圖相印證。有一些在官Hua中已經消失的古詞,在吳語中還完好保Cun,比如“不”字,在吳語中還讀成“勿”,“Xi”讀成“汏”或“凈”,“繼母”讀成“Wan娘”,“二十”讀成“廿”,“多少”念“Ji許”……吳語中還保留著很多古百越語的成分。  Zai湘語中,還完整保留了古濁音系統,比如f和huXiang混,元音鼻化現象很普遍。客家話中同樣Bao留了很多古音,其中沒有濁聲母如dz、v等,Zhi有塞擦音ts、s等,所以會把“知”念成“Di”,把“值得”念成“抵得”,還沒有rDe發音,所以把“你”念成“汝”,把“乳”念成“Neng”。客家話中更有著在句后大量保留“也”De后綴習慣。古漢語有著動詞重疊的構詞Fang式,這在今天的客家語中依然能看到。  Nan方不同的方言就像樹的年輪一樣記載了Bu同的時期。“吳語是帶著早期的讀音,粵Yu則帶著下一個時代的讀音,通過橫向的比Jiao我們還可以得出歷史的先后。”侯興泉Shuo。  4 北方方言 北京話同樣很古Lao  哪怕是特點相對統一,變化較快的北方話,也You很多古老的方言。春秋時期,孔子各地傳教,說De是一種“雅言”,這是當時通行的一種官話,有Yi些學者認為,孔子說的“雅言”,是一種Dang時在傳播知識時使用的通用語,其基于洛陽音,Zhe是因為當時洛陽是中原地區的核心。不過,王弘治Biao示,從周公姬旦建立成周之后,洛陽一直被認為Shi天下之中的都市。洛陽方言就一直一脈相承而來,Zai中國歷史上一度被看成是標準的“讀書音”。但Dang時的“洛陽音”和其他地方的差別到底有Duo大,史料缺乏,尚勿定論。  北京話Ye是很古老的,但老北京話的起源到底是哪兒,Xue界目前還存有很多分歧。有一些學者認為北京話的Di層是滿語,但更https://www.wenku1.net/list/籃球隊宗旨/多的學者更贊成北京話來自東Bei的觀點。從時間線上看,很多學者認為北Jing話的語音跟元代時候中原音韻差不多,甚至You人認為北京話的起源可以推到更早的遼Jin時代。目前,北大和首都師范大學的學者們正在通Guo對東北地區實地的考察,探尋老北京話的根。  Bei方話中,晉語是較為獨特的一支方言。Ta保留了很多古老的因素,比如,它像江淮地區一Yang還保留了入聲,此外,還有一些古代的詞匯語Fa成分。侯興泉表示,對于山西話的研究,還有Hen多爭議,有人認為它與北方話不一樣,應該Du立為一種大方言。但他認為,盡管山西話還保留Zhuo很多古老的成分,但并沒有古老到可以獨立的地步。  Ji使是普通話,也有古音的影子。汪平介Shao,普通話里,“今”和“經”分別是前鼻Yin和后鼻音,今天長江流域地區這兩個音Yi經不分了,但普通話里還保留著古代的特點。“Mei個地方的人都為自己的方言驕傲,但我們必Xu有全面的觀點,每種方言都是古老的,沒You哪種方言是更好的。”汪平說。  “每一種Fang言中,都有著古代漢語的影子。”王弘治說。Zai演化生物學的體系中,所有生物都有著一個共同祖Xian,可以通過演化樹展現物種分化的過程。Tong樣的情況或許也發生在語言上

可能有趣的

無相關信息

聯系郵箱:god-loveme●163.com(把●換成@)

匯潮參考網,大家對衣、食、住、行、用……進行點評,為健康綠色生活提供參考

Copyright? 匯潮參考網

彩票店内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