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蟲記精彩片段家里有個小寶貝房間就要這么裝!在線閱讀

來自:匯潮       日期:2019-10-18
昆蟲記精彩片段

  有了孩子,就總想給他最好的,心肝寶貝的房間,當然也要滿滿的愛意~

  給你建一個房子,房子里住著一個可愛的寶貝,每天在滿足中睡去、歡喜中醒來。

  哇,海底世界!

  打開窗戶就是多彩的世界,拉上床簾一覺睡到天亮~

 

  親愛的寶貝,我一定圓你一個粉紅色的公主夢!

  哇,這一定是一個超級愛汽車的小男孩呀~

 

  愿你長成一個活潑快樂的小精靈~

  綠色代表生命,希望我的寶貝永遠活力四溢~

 

  萌萌噠的雙層設計,有愛又有心,希望你們別打架噢~

  可以在小帳篷里面跟狗狗玩噢~

  哇,布娃娃再多也不怕房間里亂糟糟的了!

  看,樹上長滿了寶貝最愛的小熊!

  親愛的寶貝,愿你在你的小天地里自由玩耍,幸福快樂地成長!


昆蟲記精彩片段
1.狼蛛
最后,這個龐大的大家庭消失了。這些小蛛紛紛被飄浮的絲帶到各個地方。原來背著一群孩子的榮耀的母蛛變成了孤老。一下子失去那么多孩子,它看來似乎并不悲痛。它更加精神煥發地到處覓食,因為這時候它背上再也沒有厚厚的負擔了,輕松了不少,反而顯得年輕了。不久以后它就要做祖母,以后還要做曾祖母,因為一只狼蛛可以活上好幾年呢。
2.泥水匠蜂
有很多種昆蟲都非常喜歡在我們的屋子旁邊建筑它們的巢穴,在這些昆蟲中最能夠引起人們興趣的,要首推那種叫舍腰蜂的動物了。為什么呢?主要原因在于,舍腰蜂有著十分美麗而動人的身材,非常聰明的頭腦,還有一點應該注意的就是它那種非常奇怪的窠巢。但是,知道舍腰蜂這種小昆蟲的人卻是很少的。甚至有的時候,它們住在某一家人的火爐的旁邊,但是,這戶人家都對這個小鄰居竟然一無所知。為什么呢?主要是由于它那種天生下來就具備了的,安靜,而且平和的本性。的確,這個小東西居住得十分隱避,很難引起人們的注意。因此,連它自己的主人都不知道它就住在自己的家里,算得上是自家成員之一。然而,討厭吵鬧,而且特別怕麻煩的人類,和這些隱避性很強的小動物相比,要想使它出名,倒是件很容易就能達到的事情。現在,就讓我來把這個謙遜的、默默無聞的小動物,從不知名中提拔出來吧!
3.西班牙犀頭
不久,又有一種突然的改變發生了。從前犧牲一切的母親,現在對于家族的利益,已不再那么關心了。
自此它們各自開始管理自己的家和自己的利益了。它們彼此之間也就不相互照應了。
目前雖然母甲蟲對家族漠不關心,但我們都不能因此而忘記它四個月來辛辛苦苦的看護,除掉蜜蜂、黃蜂、螞蟻等外來的干涉和侵犯。自己能養兒育女,關心它們的健康,直到長成之后,據我所知,再沒有別的昆蟲能夠做到這些了。
它獨自一個毫無外來幫助,為每個孩子預備搖籃似的食物,并且盡心修補,以防止其破裂,使搖籃十分安全。這是一個母親無私的奉獻。
它的情感如此的濃厚與執著,使它失掉了一切的欲望和飲食的需要。
在洞穴的黑暗里看護它的骨肉達到四個月之久。細心地看護著它的卵。
它在的子女們未得到解放出來之前,它決不恢復戶外的快樂生活。
我們竟從田野中愚蠢的清道夫身上,看到最深切的關于母性本能的例子,不禁對這種小昆蟲產生了無限的敬意。
孔雀蛾

一共有多少蛾子?這個房間里大約有二十只,加上別的房間里的,至少在四十只以
上。四十個情人來向這位那天早晨才出生的新娘致敬——這位關在象牙塔里的公主!
在那一個星期里,每天晚上這些大蛾總要來朝見它們美麗的公主。那時候正是暴風
雨的季節,晚上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我們的屋子又被遮蔽在許多大樹后面,很難找到。
它們經過這么黑暗和艱難的路程,歷盡困苦來見它們的女王。
在這樣惡劣的天氣條件下,連那兇狠強壯的貓頭鷹都不敢輕易離開巢,可孔雀蛾卻
能果斷地飛出來,而且不受樹枝的阻擋,順利到達目的地。它們是那樣的無畏,那樣的
執著,以至于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它身上沒有一個地方被刮傷,哪怕是細微的小傷口也
沒有。這個黑夜對它們來說,如同大白天一般。
孔雀蛾一生中唯一的目的就是找配偶,為了這一目標,它們繼承了一種很特別的天
賦:不管路途多么遠,路上怎樣黑暗,途中有多少障礙,它總能找到它的對象。在它們
的一生中大概有兩三個晚上它們可以每晚花費幾個小時去找它們的對象。如果在這期間
它們找不到對象。那么它的一生也將結束了。
◆ 舍腰蜂
我記得有一次去一家絲廠,在那里我見到過一個舍腰蜂的巢。它把自己的巢建在機房里,并且為自己選擇了剛好是在大鍋爐的上面的天花板上的一個地方。看來,它真是慧眼獨具啊!它為自己選擇的這個地點,整個一年,無論寒暑,也無論春夏秋冬的變遷,溫度計所顯示的溫度,總是不變的120度,只是要除去晚上的時間,還有那些放假的日子。很顯然,在這些日子里,鍋爐里并沒有加熱,所以,溫度當然會隨之有所變化的。這個事實很明顯地告訴我們,這個小小的動物對溫度真是要求很高啊!而且,地點的家和他也是個非常會為自己挑選地點的家伙。

◆ 泥水匠蜂
有很多種昆蟲都非常喜歡在我們的屋子旁邊建筑它們的巢穴,在這些昆蟲中最能夠引起人們興趣的,要首推那種叫舍腰蜂的動物了。泥水匠蜂的窠巢是利用硬的灰泥制做而成的。一般它的巢都圍繞在樹枝的四周。由于是灰泥組成的,所以它就能夠非常堅固地附著在上面。但是,泥水匠蜂的窠巢,只是用泥土做成的,沒有加水泥,或者是其它什么更能讓它堅固的基礎。那么,它怎么解決這些問題呢?
◆ 螳螂
在南方有一種昆蟲,與蟬一樣,很能引起人的興趣,但不怎么出名,因為它不能唱歌。如果它也有一種鈸,它的聲譽,應比有名的音樂家要大得多,因為它在形狀上與習慣上都十分的不平常。它將是一名出色的樂手。它身上有那么多的殺傷性很強的武器,還有那么兇惡的捕食方法,甚至它居然要以自己的同類為食。盡管如此,螳螂也和人類是一樣的,不光有缺點和不足之處,還擁有很多自己的優點。比如,螳螂能夠建造十分精美的巢穴,這便是螳螂眾多優點中很突出的一個。
◆ 螢
螢常常要利用一種爬行器——為了彌補它自己腿部,以及足部力量的不足——爬到瓶子的頂部去,先仔細的觀察一下蝸牛的動靜,然后,做一下判斷和選擇,尋找可以下鉤的地方。然后,就這么迅速地輕輕一咬,就足以使對手失去知覺了。這一切就發生在一瞬間。于是,一點兒也不拖延,螢開始抓緊時間來制造它的美味佳肴——肉粥,以準備作為數日內的食品。
◆ 蜜蜂
確確實實地回來了。也許是因為它們懷念著巢中的小寶貝和豐富的蜂蜜。憑借這種強烈的本能,它們回來了。是的,這不是一種超常的記憶力,而是一種不可解釋的本能,而這種本能正是我們人類所缺少的。
◆ 紅螞蟻
我急忙跑到園子里,拉茜說得沒錯。紅螞蟻們正沿著那一條白色的石子路凱旋呢!我取了一張葉子,截走幾只螞蟻,放到別處。這幾只就這樣迷了路,其它的,憑著它們的記憶力順著原路回去了。這證明它們并不是像蜂那樣,直接辨認回家的方向,而是憑著對沿途景物的記憶找到回家的路的。所以即使它們出征的路程很長,需要幾天幾夜,但只要沿途不發生變化,它們也照舊回得來.參考資料: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222982725.html?an=0&si=6
孔雀蛾

一共有多少蛾子?這個房間里大約有二十只,加上別的房間里的,至少在四十只以
上。四十個情人來向這位那天早晨才出生的新娘致敬——這位關在象牙塔里的公主!
在那一個星期里,每天晚上這些大蛾總要來朝見它們美麗的公主。那時候正是暴風
雨的季節,晚上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我們的屋子又被遮蔽在許多大樹后面,很難找到。
它們經過這么黑暗和艱難的路程,歷盡困苦來見它們的女王。
在這樣惡劣的天氣條件下,連那兇狠強壯的貓頭鷹都不敢輕易離開巢,可孔雀蛾卻
能果斷地飛出來,而且不受樹枝的阻擋,順利到達目的地。它們是那樣的無畏,那樣的
執著,以至于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它身上沒有一個地方被刮傷,哪怕是細微的小傷口也
沒有。這個黑夜對它們來說,如同大白天一般。
孔雀蛾一生中唯一的目的就是找配偶,為了這一目標,它們繼承了一種很特別的天
賦:不管路途多么遠,路上怎樣黑暗,途中有多少障礙,它總能找到它的對象。在它們
的一生中大概有兩三個晚上它們可以每晚花費幾個小時去找它們的對象。如果在這期間
它們找不到對象。那么它的一生也將結束了。
個人認為,精彩的有以下幾個------------

甲蟲的生長

甲蟲在梨里面產卵約一個星期或十天之后,卵就孵化成蠐螬了,它毫不遲疑地開始吃四周的墻壁,它聰明異常,因為它總是朝厚的方向去吃,不致把梨弄出小孔,使自己從空隙里掉出來。不久它就變得很肥胖了,不過樣子實在很難看,背上隆起,皮膚透明,假如你拿它來朝著光亮看,能看見它的內部器官。如果是古代埃及人有機會看見這肥白的蠐螬,在這種發育的狀態之下,他們是不會猜想到將來甲蟲會具有的那些莊嚴和美觀了。
當第一次脫皮時,這個小昆蟲還未長成完全的甲蟲,雖然全部甲蟲的形狀,已經能辨別出來了。很少有昆蟲能比這個小動物更美麗,翼盤在中央,像折疊的寬闊領帶,前臂位于頭部之下。半透明的黃色如蜜的色彩,看來真如琥珀雕成的一般。它差不多有四個星期保持這個狀態,到后來,重新再脫掉一層皮。
這時候它的顏色是紅白色,在變成檀木的黑色之前,它是要換好幾回衣服的,顏色漸黑,硬度漸強,直到披上角質的甲胄,才是完全長成的甲蟲。
這些時候,它是在地底下梨形的巢穴里居住著的。它很渴望沖開硬殼的甲巢,跑到日光里來。但它能否成功,是要依靠環境而定的。
它準備出來的時期,通常是在八月份。八月的天氣,照例是一年之中最干燥而且最炎熱的。所以,如果沒有雨水來軟一軟泥土,要想沖開硬殼,打破墻壁,僅憑這只昆蟲的力量,是辦不到的,它是沒有法子打破這堅固的墻壁的。因為最柔軟的材料,也會變成一種不能通過的堅壁,燒在夏天的火爐里,早已成為硬磚頭了。
當然,我也曾做過這種試驗,將干硬殼放在一個盒子里,保持其干燥,或早或遲,聽見盒子里有一種尖銳的摩擦聲,這是囚徒用它們頭上和前足的耙在那里刮墻壁,過了兩三天,似乎并沒有什么進展。
于是我加入一些助力給它們中的一對,用小刀戳開一個墻眼,但這兩個小動物也并沒有比其余的更有進步。
不到兩星期,所有的殼內都沉寂了。這些用盡力量的囚徒,已經死了。
于是我又拿了一些同從前一樣硬的殼,用濕布裹起來,放在瓶里,用木塞塞好,等濕氣浸透,才將里面的潮布拿開,重新放到瓶子里。這次試驗完全成功,殼被潮濕浸軟后,遂被囚徒沖破。它勇敢地用腿支持身體,把背部當作一條杠桿,認準一點頂和撞,最后,墻壁破裂成碎片。在每次試驗中,甲蟲都能從中解放出來。
在天然環境下,這些殼在地下的時候,情形也是一樣的。當土壤被八月的太陽烤干,硬得像磚頭一樣,這些昆蟲要逃出牢獄,就不可能了。但偶爾下過一陣雨,硬殼回復從前的松軟,它們再用腿掙扎,用背推撞,這樣就能得到自由。
剛出來的時候,它并不關心食物。這時它所最需要的,是享受日光。跑到太陽里,一動不動地取暖。
一會兒,它就要吃了。沒有人教它,它也會做,像它的前輩一樣,去做一個食物的球,也去掘一個儲藏所,儲藏食物,一點不用學習,它就完全會從事它的工作。
-------------------------------------------------------------------

孔雀蛾是一種長得很漂亮的蛾。它們中最大的來自歐洲,全身披著紅棕色的絨毛,
脖子上有一個白色的領結,翅膀上灑著灰色和褐色的小點兒。橫貫中間的是一條淡淡的
鋸齒形的線,翅膀周圍有一圈灰白色的邊,中央有一個大眼睛,有黑得發亮的瞳孔和許
多色彩鑲成的眼簾,包括黑色、白色、栗色和紫色的弧形線條。這種蛾是由一種長得極
為漂亮的毛蟲變來的,它們的身體以黃色為底色,上面嵌著藍色的珠子。它們靠吃杏葉
為生。
五月六日的早晨,在我的昆蟲實驗室里的桌子上,我看著一只雌的孔雀蛾從繭子里
鉆出來。我馬上把它罩在一個金屬絲做的鐘罩里。我這么做沒有別的什么目的,只是一
種習慣而已。我總是喜歡搜集一些新鮮的事物,把它們放到透明的鐘罩里細細欣賞。
后來我很為自己的這種方法慶幸。因為我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收獲,在晚上九點鐘左
右,當大家都準備上床睡覺的時候,隔壁的房間里突然發出很大的聲響。
小保羅衣服都沒穿好,在屋里奔來跑去,瘋狂地跳著、頓著足、敲著椅子。我聽到
他在叫我:
“快來快來!”他喊道,“快來看這些蛾子,像鳥一樣大,滿房間都是!”
我趕緊跑進去一看,孩子的話一點兒也不夸張。房間里的確充滿了那種大蛾子,已
經有四只被捉住關在籠子里了,其余的拍打著翅膀在天花板下面翱翔。
看到這情形,我立即想起那只早上被我關起來的囚徒。
“快穿好衣服”,我對兒子說,“把鳥籠放下,跟我來。我們立刻就要看到更有趣
的事情了。”
我們立刻下樓,來到我的書房,那在整個房子的右側。我發現廚房里的仆人已被這
突然發生的事件嚇慌了,她用她的圍裙撲打著這些大蛾,起初她還以為它們是蝙蝠呢。
這樣看來,孔雀蛾們已經占據了我家里的每一部分,驚動了家里的每一個人。
我們點著蠟燭走進書房,書房的一扇窗開著。我們看到了難忘的一幕情景:那些大
蛾子輕輕地拍著翅膀,繞著那鐘罩飛來飛去。一會兒飛上,一會兒飛下,一會兒飛出去,
一會兒又飛回來,一會兒沖到天花板上,一會兒又俯沖下來。它們向蠟燭撲來,用翅膀
把它撲滅。它們停在我們的肩上,扯我們的衣服,咬我們的臉。小保羅緊緊地握著我的
手,努力保持鎮定。
一共有多少蛾子?這個房間里大約有二十只,加上別的房間里的,至少在四十只以
上。四十個情人來向這位那天早晨才出生的新娘致敬——這位關在象牙塔里的公主!
在那一個星期里,每天晚上這些大蛾總要來朝見它們美麗的公主。那時候正是暴風
雨的季節,晚上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我們的屋子又被遮蔽在許多大樹后面,很難找到。
它們經過這么黑暗和艱難的路程,歷盡困苦來見它們的女王。
在這樣惡劣的天氣條件下,連那兇狠強壯的貓頭鷹都不敢輕易離開巢,可孔雀蛾卻
能果斷地飛出來,而且不受樹枝的阻擋,順利到達目的地。它們是那樣的無畏,那樣的
執著,以至于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它身上沒有一個地方被刮傷,哪怕是細微的小傷口也
沒有。這個黑夜對它們來說,如同大白天一般。
孔雀蛾一生中唯一的目的就是找配偶,為了這一目標,它們繼承了一種很特別的天
賦:不管路途多么遠,路上怎樣黑暗,途中有多少障礙,它總能找到它的對象。在它們
的一生中大概有兩三個晚上它們可以每晚花費幾個小時去找它們的對象。如果在這期間
它們找不到對象。那么它的一生也將結束了。
孔雀蛾不懂得吃。當許多別的蛾成群結隊地在花園里飛來飛去吮吸蜜汁的時候,它
從不會想到吃東西這回事。這樣,它的壽命當然是不會長的了,只不過是兩三天的時間,
只來得及找一個伴侶而已。

--------------------------------------------------------------------
打獵

在南方有一種昆蟲,與蟬一樣,很能引起人的興趣,但不怎么出名,因為它不能唱歌。如果它也有一種鈸,它的聲譽,應比有名的音樂家要大得多,因為它在形狀上與習慣上都十分的不平常。它將是一名出色的樂手。
多年以前,在古希臘時期,這種昆蟲叫做螳螂,或先知者。農夫們看見它半身直起,立在太陽灼燒的青草上,態度很莊嚴,寬闊的、輕紗般的薄翼,如面膜似的拖曳著,前腿形狀如臂,伸向半空,好像是在祈禱,在無知識的農夫看來,它好像是一個女尼,所以后來,就有人稱呼它為祈禱的螳螂了。
這個錯誤再大沒有了!那種貌似真誠的態度是騙人的,高舉著的似乎是在祈禱的手臂,其實是最可怕的利刃,無論什么東西經過它的身邊,它便立刻原形畢露,用它的兇器加以捕殺。它真是兇猛如餓虎,殘忍如妖魔,它是專食活的動物的。看來,在它溫柔的面紗下,隱藏著十分嚇人的殺氣。
如果單從外表上看來,它并不令人生畏,相反,看上去它相當美麗,它有纖細而優雅的姿態,淡綠的體色,輕薄如紗的長翼。頸部是柔軟的,頭可以朝任何方向自由轉動。只有這種昆蟲能向各個方向凝視,真可謂是眼觀六路。它甚至還有一個面孔。這一切都構成了這樣一個小動物的溫柔。
螳螂天生就有著一副嫻美而且優雅的身材。不僅如此,它還擁有另外一種獨特的東西,那便是生長在它的前足上的那對極具殺傷力,并且極富進攻性的沖殺、防御的武器。而它的這種身材和它這對武器之間的差異,簡直是太大了,太明顯了,真讓人難以相信,它是一種溫存與殘忍并存的小動物。
見過螳螂的人,都會十分清楚地發現,它的纖細的腰部非常的長。不光是很長,還特別的有力呢。與它的長腰相比,螳螂的大腿要更長一些。而且,它的大腿下面還生長著兩排十分鋒利的像鋸齒一樣的東西。在這兩排尖利的鋸齒的后面,還生長著一些大齒,一共有三個。總之,螳螂的大腿簡直就是兩排刀口的鋸齒。當螳螂想要把腿折疊起來的時候,它就可以把兩條腿分別收放在這兩排鋸齒的中間,這樣是很安全的,不至于自己傷到自己。
如果說螳螂的大腿像是兩排刀口的鋸齒的話,那么它的小腿可以說是兩排刀口的鋸子。生長在小腿上的鋸齒要比長在大腿上的多很多。而且,小腿上的鋸齒和大腿上的有一些不太相同的地方。小腿鋸齒的末端還生長著尖而銳的很硬的鉤子,這些小鉤子就像金針一樣。除此以外,鋸齒上還長著一把有著雙面刃的刀,就好像那種成彎曲狀的修理各種花枝用的剪刀一樣。
對于這些小硬鉤,我有著許多不堪回首的記憶。每次想到它們,都有一種難受的感覺。記得從前曾經有過許多次這樣的經歷。在我到野外去捕捉螳螂的時候,經常遭到這個小動物的強有力的自我保護與還擊,總是捉它不成,反過來倒中了這個小東西的十分厲害的“暗器”,被它抓住了手。而且,它總是抓得很牢,不輕易松開,讓我自己無法從中解脫出來,只有想其他的方法,請求別的人前來相助,幫我擺脫它的糾纏。所以,在我們這種地方,或許再也沒有什么其它的昆蟲比這種小小的螳螂更難以對付,更難以捕捉的了。螳螂身上的武器、暗器很多,因此,它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可以選擇多種方法來自我保護。比如,它有如針的硬鉤,可以用鐮鉤去鉤你的手指;它長有鋸齒般的尖刺,可以用它來扎、刺你的手;它還有一對鋒利無比、而且十分健壯的大鉗子。這對大鉗子對你的手有相當的威力,當它挾住你的手時,那滋味兒可不太好受啊!綜上所述,這種種有殺傷力的方法,讓你很難對付它。要想活捉這個小動物,還真得動一番腦筋,費一番周折呢!否則,捉住它將是不可能的。這個小東西不知要比人類小多少倍,但卻能威脅住人類。
平時,在它休息、不活動的時候,這個異常勇猛的捕捉其它昆蟲的機器,只是將身體蜷縮在胸坎處,看上去,似乎特別的平和,不至于有那么大的攻擊性,甚至會讓你覺得,這個小動物簡直是一只熱愛祈禱的溫和的小昆蟲。但是,它可不總是這樣的,否則的話,它身上具備的那些進攻、防衛的武器也就派不上什么用場了。只要是有其它的昆蟲從它們的身邊經過,無論是什么樣的昆蟲,也無論它們是無意路過,還是有意地侵襲,螳螂的那副祈禱和平的相貌便會一下子煙消云散了。這個剛才還是蜷縮著休息的小動物,立刻便伸展開它身體的三節,于是,那個可憐的路過者,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便己糊里糊涂地成了螳螂利鉤之下的俘虜了。它被重壓在螳螂的兩排鋸齒之間,移動不得。然后,螳螂很有力地把鉗子夾緊,一切戰斗就都結束了。無論是蝗蟲,還是蚱蜢,或者甚至是其它更加強壯的昆蟲,都無法逃脫這四排鋒利的鋸齒的宰割。于是,一旦被捉,只好束手就擒了。它可真是個了不得的殺蟲機器。

1、你這貪吃的小毛蟲,不是我不客氣,是你太放肆了。如果我不趕走你,你就要喧賓奪主了。我將再也聽不到滿載著針葉的松樹在風中低聲談話了。不過我突然對你產生了興趣,所以,我要和你訂一個合同,我要你把你一生的傳奇故事告訴我,一年、兩年,或者更多年,直到我知道你全部的故事為止。而我呢,在這期間不來打擾你,任憑你來占據我的松樹。

2、在池塘的底下,躺著許多沉靜又穩重的貝殼動物。有時候,小小的田螺們會沿著池底輕輕地、緩緩地爬到岸邊,小心翼翼地慢慢張開它們沉沉的蓋子,眨巴著眼睛,好奇地展望這個美麗的水中樂園,同時又盡情地呼吸一些陸上空氣;水蛭們伏在它們的征服物上,不停地扭動著它們的身軀,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成千上萬的孑孓在水中有節奏地一扭一曲,不久的將來它們會變成蚊子,成為人人喊打的壞蛋。

3、當一個人決定要征服黃蜂的巢時,如果他的這一舉動,沒有經過謹慎而細致的思考的話,那么這種行動簡直就是一種冒險的事情。半品脫的石油,九寸長的空蘆管,一塊有相當堅實度的粘土,這些構成了我的全部武器裝備。還有一點必須提到的是,以前的幾次小小的觀察研究,稍稍積累了一點兒成功的經驗。這所有的一切物品與經驗對我而言,是最簡單,同時也是再好不過了。

4、第二天早晨,我看到溫暖耀眼的陽光已經落在玻璃罩上了。這些工作者們已經成群地由地下上來,急于要出去尋覓它們的食物。但是,它們一次又一次地撞在透明的“墻壁”上跌落下來,重新又上來。就這樣,成群地團團飛轉不停地嘗試,絲毫不想放棄。其中有一些,舞跳得疲倦了,脾氣暴躁地亂走一陣,然后重新又回到住宅里去了。有一些,當太陽更加熾熱的時候,代替前者來亂撞。就這樣輪換著倒班。但是,最終沒有一只黃蜂大智大勇,能夠伸出手足,到玻璃罩四周的邊沿下邊抓、挖泥土,開辟新的謀生之路。這就說明它們是不能設法逃脫的。它們的智慧是多么有限啊。

5、這時候它的顏色是紅白色,在變成檀木的黑色之前,它是要換好幾回衣服的,顏色漸黑,硬度漸強,直到披上角質的甲胄,才是完全長成的甲蟲。

6、當第一次脫皮時,這個小昆蟲還未長成完全的甲蟲,雖然全部甲蟲的形狀,已經能辨別出來了。很少有昆蟲能比這個小動物更翼盤在中央,像折疊的寬闊領帶,前臂位于頭部之下。半透明的黃色如蜜的色彩,看來真如琥珀雕成的一般。它差不多有四個星期保持這個狀態,到后來,重新再脫掉一層皮。

7、在我自己的工作室里,用大口玻璃瓶裝滿泥土,為母甲蟲做成人工的地穴,并留下一個小孔以便觀察它的動作,因此它工作的各項程序我都可以看得見。

8、蟬初次被發現是在夏至。在行人很多,有太陽光照著的道路上,有好些圓孔,與地面相平,大小約如人的手指。在這些圓孔中,蟬的蠐螬從地底爬出來,在地面上變成完全的蟬。它們喜歡特別干燥而陽光充沛的地方。因為蠐螬有一種有力的工具,能夠刺透焙過的泥土與沙石。

9、假使那賊安然逃走了,主人艱苦做起來的東西,只有自認倒霉。它揩揩頰部,吸點空氣,飛走,重新另起爐灶。

10、它的蜂巢居然已經有一個橡樹果子那樣大了,真讓人始料不及。它們可真是一些讓人驚奇的小動物。

11、蟬是非常喜歡唱歌的。它翼后的空腔里帶有一種像鈸一樣的樂器。它還不滿足,還要在胸部安置一種響板,以增加聲音的強度。的確,有種蟬,為了滿足音樂的嗜好,犧牲了很多。因為有這種巨大的響板,使得生命器官都無處安置,只得把它們壓緊到身體最小的角落里。當然了,要熱心委身于音樂,那么只有縮小內部的器官,來安置樂器了。

12、在幼蟲吸食蜜蜂卵的過程中,儲備在蜂卵周圍的甜美的蜜汁,卻一點兒也誘惑不了貪吃的蜂螨幼蟲,它理都不理睬一下,也不去碰它們一下。因此,可以這樣講,蜜蜂的卵對于蜂螨幼蟲而言,是絕對重要的,它是幼蟲的必需食品。因而小小的蜂卵,不僅僅可以當作蜂螨幼蟲的一葉小舟,使得它在蜜湖中安全地行進,更重要的是,它還是幼蟲相當有營養的食品,為幼蟲的茁壯成長提供條件。

在線閱讀《魔法師的帽子》
魔法師的帽子
作者:圖韋·楊松 (Tove Jansson)

--------------------------------------------------------------------------------

《魔法師的帽子》,又名《精靈帽》,作者是芬蘭女作家Tove Jansson(1914-),也音譯為托韋·楊森。她以瑞典語從事兒童文學創作,1945年以童話集《小特洛爾和大洪水》聞名,1966年被授予第六屆國際安徒生兒童文學獎。
《魔法師的帽子》是楊森最出色的童話作品,創作于1948年。作者以生活在自由天地里的矮子精“木民”為主人公,創作了一系列的童話,這是其中最著名的一部,除此之外還有《彗星來到木民山谷》等。

前言

--------------------------------------------------------------------------------

任溶溶

圖韋·楊松(Tove Jansson)是芬蘭著名的女作家,首先是一位兒童文學作家,國際安徒生兒童文學獎的獲得者。她于1914年8月9日生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父親是雕刻家,母親是美術設計師。她在赫爾辛基、斯德哥爾摩、佛羅倫薩和巴黎學過畫,也是一位畫家、舞臺設計師、插圖作者。她從1945年開始寫作,如今成了芬蘭作家中在國際上讀者最多的作家,這是由于她創造了童話人物“木民矮子精”,以他們為主角寫了許多本童話。她是用瑞典文寫作的,她的這些童話被譯成了芬、英、俄、德、意、西、日等等文字,波蘭還把它們改編拍成三套共三十九部木偶短片。“木民矮子精”跟木偶匹諾曹、洋蔥頭、米老鼠等等童話人物一樣,受到了許多國家兒童的歡迎。
北歐民間傳說中有一個家喻戶曉的神秘人物,叫“特羅爾”,是林中的妖精。這個人物的形象在傳說中有所變化,從兇惡的巨人變成了善良的侏儒。楊松自己說她的“特羅爾”就是后一種,我干脆把他們譯作“矮子精”。楊松創造的“木民矮子精”一家已經不是妖精,而是住在森林中的一家“人”。他們的樣子像直立的微型小河馬,胖胖的,很怕羞。楊松說傳說中的矮子精渾身是毛,住在秘密的洞里,只在夜間出現,可她的木民矮子精不長毛,住在房子里,愛陽光。木民矮子精一家人有木民爸爸、木民媽媽和他們的孩子——小木民矮子精。這家人慷慨大方,誰上他們家住都歡迎,所以這個家越來越大,除了木民矮子精,還有別的奇怪動物——其實也是“人”。他們在這個童話世界里有種種冒險故事,于是就寫成了一本本童話。
作者自1945年用這些童話人物寫出了一篇簡單的童話,叫《矮子精和大洪水》,開辟了這個童話世界,接下來寫了一本又一本,到1970年為止,共寫了八本,同時還以這些人物畫連環漫畫和圖畫故事。后來她就轉寫成人作品:短篇小說和長篇小說。現在介紹的這本《魔法師的帽子)(Trollkarlens hatt)發表于1948年,是八本童話中的第二本,也是在國外譯得最多的代表作之一。在這本童話里,木民矮子精一家人和住在他家的其他人物都登場了。讀者可以看到他們實際上是人,而且大多數是小孩子,他們的許多冒險故事也都是些淘氣事。翻開這本書,讀者就進入了童話世界,也就是進入了兒童世界。貫串整個故事的是小木民矮子精他們找到的一項魔法師的帽子。不管什么東西到了這頂帽子里就會變成誰也想象不到的別的東西,這就夠引起小讀者興趣的——每一次有一樣東西進了帽子,他們就急于要知道什么東西將從帽子里出來。不過整個童話寫的還是這些動物——人物——的友愛、互助和他們樂天的性格、愛冒險的精神。
木民矮子精等等人物受到孩子們歡迎,跟作者本人畫的插圖是分不開的。她不但創造了這些童話人物,而且創造了他們那些有趣可愛的形象。也許小讀者還沒有讀故事,就愛上了這些形象吧?因此在介紹故事的同時,也把這些插圖介紹過來。我雖然很早就知道圖韋·楊松寫的木民矮子精的童話,但直到1983年8月應香港兒童文藝協會之邀去香港訪問,才在那里得到了這本書,并在該會會長、兒童文學作家何紫先生的府上譯出了初稿。這也可算是此行的一個紀念。

開場白

--------------------------------------------------------------------------------

一個天色灰蒙蒙的早晨,木民谷下起了第一場雪。雪輕飄飄、靜悄悄地落下來,幾個鐘頭,所有的東西就變成了白茫茫一片。
小木民矮子精站在家門口的臺階上,看著蓋上冬天被子安臥著的木民谷。他想:“從今夜起,我們要開始漫長的冬眠了。”(木民家矮子精都在十一月份開始冬眠。對于怕冷和不喜歡漫長的冬夜的人來說,這實在也是個好辦法。)小木民矮子精關上門,悄悄地進屋,來到他媽媽的身邊,對媽媽說:
“外面下雪了!”
“我知道,”木民媽媽說。“我已經把你們所有的床都鋪好,放上了最溫暖的毯子。你跟小吸吸一起,睡在屋檐下面那個小房間里吧。”
“可小吸吸打起呼嚕來太可怕了,”小木民矮子精說。“能換一換,讓我跟小嗅嗅一起睡嗎?”
“隨你便吧,小寶貝,”木民媽媽說。“小吸吸可以睡到朝東那個房間去。”
就這樣,木民一家人,他們的朋友,以及所有他們認識的人開始莊嚴隆重地安排過一個漫長的冬天。木民媽媽在陽臺上給大伙兒開晚飯,不過他們晚飯只吃松針。(要睡一整個冬天,肚子塞飽松針十分重要。)等他們吃完這頓晚飯(我想這頓晚飯不會怎么好吃),他們相互說過再見(說得比平時認真得多),木民媽媽就叫他們去刷牙。
接著木民爸爸繞屋子轉了一圈,關上所有的門和百葉窗,在枝形吊燈上掛上蚊帳,這樣它就不會有灰了。
接著大家上床,把毯子蓋過耳朵,把被窩弄得舒舒服服,就開始想些快活事情。只是小木民矮子精嘆了口氣,說;
“我怕咱們要把許許多多時間給浪費了。”
“別擔心,”小嗅嗅回答說,“咱們會做許許多多好夢,等到醒來,已經是春天了。”
“嗯——”小木民瞌睡懵嚨地嗯了一聲,開始進入迷迷糊糊的夢鄉。
外面在下雪,又密又輕。它已經蓋住了臺階,厚厚地蓋在所有的屋頂和屋檐上。木民家的房子很快就將變成一個大雪球。鐘一個接一個地停止嘀噠嘀噠響。冬天已經到了。

第一章

--------------------------------------------------------------------------------

這一章講小木民矮子精、小嗅嗅和小吸吸找到了魔法師的帽子;講五朵小云怎么突然出現;講赫木倫迷上了一種新花樣。
一個春天早晨,才四點鐘,第一只杜鵑來到了木民谷。它停在木民家的藍色屋頂上,竟盡⒐咕地叫了八遍——聲音還有點啞,雖然已經是春天,時候還早了一點。
接著它向東方飛去了。
小木民矮子精醒來,在床上看著天花板躺了半天,才明白過來他是在什么地方。他已經睡了一百個白天加一百個黑夜,他做的那些夢還在他的腦瓜里翻騰,想引誘他重新回到夢鄉。
可當他扭來扭去想找個舒服點的姿勢再睡的時候,他忽然看見一件事情,使他的睡意全消——小嗅嗅的床已經空了!
小木民矮子精坐起來。不錯,小嗅嗅的帽子也不見了。“我的天!”他說著豎起腳尖走到打開的窗子前面。好啊,小嗅嗅爬繩梯下去了。小木民矮子精爬過窗臺,用他的短腿小心翼翼地也爬到下面去。在濕漉漉的地上,他清楚地看到小嗅嗅的腳印,可它們走到東走到西,很難跟上,最后,忽然有一大段路沒有了腳印。“他一定非常快活,”小木民矮子精斷定。“他在這里翻了個大跟頭——這是明擺著的。”
小木民矮子精忽然抬高他的鼻子,豎起了耳朵細聽。小嗅嗅正在遠處吹口琴,吹他最快活的歌:《所有的小動物都應該在尾巴上打上蝴蝶結》。小木民矮子精趕緊向口琴聲奔去。
在下面河邊,他找到了小嗅嗅。小嗅嗅正坐在橋上,兩條腿懸在水面上搖來晃去,他那頂舊帽子一直拉到耳朵上。
“你好,”小木民矮子精在他身邊坐下來。
“你好,”小嗅嗅說了一聲,管自吹他的口琴。
太陽這時候已經升起來,直射他們的眼睛,使他們把眼睛瞇縫起來。他們就這么坐著,在流水上搖晃著腳,覺得又快活又無憂無慮。
他們在這條河上經歷過無數危險,也把許多新朋友帶回家里去。小木民矮子精的爸爸媽媽總是不聲不響地歡迎他們的朋友,加上一張床,在餐桌上加上一張葉子。這一來木民家就很擠。在這個家里人人愛怎么干就怎么干,難得去擔心明天的事。常常會出些意想不到的亂子,可誰也沒工夫去為這種事苦惱。能做到這樣總是一件好事。
小嗅嗅吹完他那支春天的歌,把口琴往口袋里一塞,說:
“小吸吸還沒醒嗎?”
“我想還沒醒,”小木民矮子精回答說。“他向來要比別人多睡一個星期。”
“那咱們得去把他叫醒,”小嗅嗅跳起來說。“今天是個好日子,咱們該做件特別的事。”
于是小木民矮子精在小吸吸的窗下吹他們的暗號。用兩個手拿在嘴旁邊做成個喇叭吹口哨,先吹三下短的,然后吹一下長的。這暗號的意思就是:“有事情!”他們聽見小吸吸停止打呼嚕了,可接下來一點兒動靜也沒有。
“再吹一次,”小嗅嗅說。這一回他們吹得比上一次響。
窗子終于啪嗒一聲打開。
“我在睡覺,”一個生氣的聲音叫道。
“下來吧,別發脾氣了,”小嗅嗅說,“我們要去做一件非常非常特別的事情。”
這時候小吸吸抹平地睡皺了的耳朵,爬下繩梯。(我也許該交代清楚,他們每個窗子都有一個繩梯,因為下樓梯太花時間了。)
一看就知道,這將是個天氣很好的日子。到處是剛從漫長的冬眠中醒來的昏頭昏腦的小動物,他們走來走去要重新找到他們過去常去的地方,或者在忙著熨衣服,梳胡子,把房子整理好迎接春天。
有很多小動物在造新房子,我怕有些已經在開始吵架了。(睡了那么久,醒來脾氣都是很壞的.)
住在樹上的小妖精在梳他們的長頭發。樹林的北邊,小田鼠在挖地道,挖得雪花紛飛。
“春天好?”一條老蚯蚓說。“冬天過得怎么樣?”
“很好,謝謝,”小木民矮子精回答說。“您睡得好嗎,老伯伯?”
“很好,”蚯蚓說。“請給我向你的爸爸媽媽問好。”
他們繼續向前走,一路上向許多人打招呼,可山上得越高,碰到的人越少,最后他們只看到一兩只母鼠,它們向周圍聞聞嗅嗅,在大掃除。
到處濕漉漉的。
“嗨——多臟,”小木民矮子精一面在融雪當中小心翼翼地挑著路走,一面說。“對于一個木民來說,這么多雪真是糟透了。媽媽是這么說的。”他打起噴嚏來。
“小木民矮子精,你聽著,”小嗅嗅說。“我有了個主意。到山頂去堆石塊,證明咱們最早來到那里,怎么樣?”
“對,堆石塊去,”小吸吸說著馬上動身,要比別人先到山頂。
他們來到山頂,三月的風在他們周圍嬉戲。他們腳下遠處是藍色的一片。西邊是海,東邊是河,環繞著這孤山;北邊是大森林,象鋪開綠色的地毯,在南邊,木民家的煙囪冒起了炊煙,這時木民媽媽正在做早飯。可這些東西小吸吸全顧不上去看,因為山頂上有一頂帽子——一頂黑色的高帽子。“有人上這兒來過了!”他說。
小木民矮子精把帽子撿起來看。“這頂帽子好得少有,”他說。“小嗅嗅,也許你可以戴吧。”
“不要不要,”小嗅嗅說,他愛他自己那頂綠色的舊帽子。“它太新了。”
“也許爸爸會喜歡它,”小木民矮子精想著說。
“好吧,不管怎么樣,咱們把它帶回去,”小吸吸說。“不過這會兒我想回家了——我想吃早飯都想死了,你們呢?”
“我正好也要說這句話,”小嗅嗅也說。
他們就這樣找到了魔法師的帽子,把它帶回了家,一點也沒想到,它會使木民谷出亂子,不用多久,他們就要看到怪事了……當小木民矮子精、小嗅嗅和小吸吸來到外面陽臺走廊上的時候,其他人已經吃完早飯,分頭走了。只剩下木民爸爸一個人在看報。
“好啊好啊!這么說你們也醒了,”他說。“今天報上新聞少得出奇。一條小溪沖破水堤,淹了許多螞蟻。不過螞蟻都得救了。第一只杜鵑早晨四點鐘到谷里來,接著向東飛走。”(這是一個吉兆,不過杜鵑朗西飛走就更好了……)
“瞧我們找到了什么,”小木民矮子精得意地打斷他的話說。“找到了一頂漂亮的新筒帽送給你!”
木民爸爸放下手上的報,仔細地看帽子。接著他走到一面照身鏡前戴上它。帽子他戴著太大了——說真的,幾乎遮住了他的眼睛,樣子非常古怪。
“媽媽,”小木民矮子精尖聲大叫。“你來看爸爸。”
木民媽媽打開廚房門,驚異地看著木民爸爸。
“你說我戴著這頂帽子怎么樣?”木民爸爸問她。
“很好,”木民媽媽說。“真的,你戴上這帽子看著非常漂亮,就是帽子大了一點兒。”
“這樣是不是好一些?”木民爸爸把帽子推到腦后,問道。
“嗯,”木民媽媽說。“這樣也很好,不過我覺得你還是不戴帽子更神氣。”
木民爸爸把自己前看后看,左看右看,最后嘆了口氣,把帽子放在桌子上。“你說得有理,”他說。“有的人不戴帽子更好看。”
“當然是這樣,孩子爹,”木民媽媽溫和地說。“孩子們,現在你們把蛋吃掉吧,靠松針過了一冬,你們得好好吃點東西。”她又回到廚房里去了。
“那帽子怎么辦?”小吸吸問道。“這么好一頂帽子。”
“當字紙簍用吧,”木民爸爸說了一聲,上樓寫他的傳記去了。(這一大本書要寫他如火如荼的青年時代。)
小嗅嗅把帽子放在桌子和廚房門之間的地板上。“現在你們又有一件新家具了,”小嗅嗅做著鬼瞼說,因為他永遠弄不懂,人們為什么喜歡添東西。他愛穿他生下來就穿上的衣服(誰也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時候,什么地方生的),他唯一離不開的東西,只有他那個口琴。
“要是你們已經吃完早飯,咱們去看看斯諾爾克他們怎么樣了,”小木民矮子精說。在離開這里到外面花園去之前,他把蛋殼順手扔進了字紙簍,因為他(有時候)是一個很有規矩的木民。
餐廳現在空了。
就這樣,魔法師的帽子放在桌子和廚房門之間的地板上,里面有了一個蛋殼。這時候,一件真正的怪事發生了。蛋殼開始變形。
瞧,出的就是這種事。隨便什么東西在帽子里一放久,它就要變成完全不同的東西——變得叫你事先怎么也想不到。幸虧這頂帽子木民爸爸戴著不合適。因為一切小動物的保護主知道,他要是再多戴一會兒,就會變成另一樣東西——至于變成什么,你事先永遠不知道。不過他也輕微地感到頭疼了一陣——可吃過晚飯后也就好了。
現在蛋殼變軟了,變得象羊毛一樣,不過還是白的,過了一會兒它漲滿了整頂帽子。接著五朵小云彩從帽邊飄出來,飄到陽臺那兒,輕輕地落到臺階上,停在那里,只離開地面一點兒。帽子空了。
“我的天,”小木民矮子精叫道。
“房子著火了嗎?”斯諾爾克小妞焦急地問他。
五朵云彩懸在他們面前,一動不動,也不再改變形狀了,象在等著什么。斯諾爾克小妞小心地伸出手,拍拍最近的一朵云彩。“象是棉花,”她用吃驚的聲音說。其他人走近來,也摸摸它。
“就象個小枕頭,”小吸吸說。
小嗅嗅把一朵云彩輕輕一推。它飄開一點,又停下了。
“它們是誰的?”小吸吸問道。“它們怎么到這兒陽臺上了?”
小木民矮子精搖搖頭。“在我碰到過的怪事當中,數這件事最怪了,”他說。“也許咱們該進去叫媽媽出來。”
“不不,”斯諾爾克小妞說。“讓咱們自己來弄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把一朵云彩拉到地面上來,用手撫摸它。“這么軟!”她說。一轉眼,她已經在云彩上嘻嘻哈哈地顛來顛去了。
“我也可以有一朵嗎?”小吸吸叫著跳上另一朵云彩。“真妙!”可他剛說出“真”字,云彩已經升起來,在地面上空很好看地繞了個彎。
“好啊!”小吸吸叫起來。“它動了!”
接著他們全都向那些云朵撲過去,坐在上面,大叫:“走!走吧走吧走!”云朵也真的全部發瘋似地顛來倒去,直到斯諾爾克小子發現了駕駛它們的辦法。用一只腳踩一下,云朵就會拐彎。用兩只腳踩它,它就前進。輕輕地搖搖身體,云彩走得就慢下來。
他們玩得真帶勁,甚至飄到了樹頂和木民家的屋頂上面。
小木民矮子精在他爸爸的窗外繞圈子,大嚷大叫說:“喔喔喔喔!”(他太激動了,想不出什么更聰明的話。)
木民爸爸放下他寫回憶錄的筆,向窗口沖過去。
“保佑我的尾巴:“他大叫起來。“還有什么事比這更荒唐!”
“可以給你的故事好好地加上一章,”小木民矮子精說著駕駛云朵到廚房窗口,對他媽媽大叫。可木民媽媽正忙得不亦樂乎,只顧炸她的肉卷。
“這回你又找到什么了,小寶貝?”她說。“小心別掉下來!”
可在下面花園里,斯諾爾克小妞和小嗅嗅已經發明了一種新游戲。他們駕駛著云朵,用最大的速度向對方撞去,可相撞時只是輕輕地碰一碰。誰先掉下來算輸。
“這回看看誰掉下來!”小嗅嗅叫著,駕駛他的云朵直沖過來。可斯諾爾克小妞機靈地在旁邊一閃,然后從底下進攻他。
小嗅嗅坐的云朵翻了個身,他倒栽蔥落到了花床上,帽子遮住了眼睛。
“第三輪,”小吸吸大叫。他當評判員,飛在他們兩人上面一點。“準備,注意,上!”
“咱們一塊兒在空中飛一陣怎么樣?”小木民矮子精問斯諾爾克小妞說。
“當然好,”她回答了一聲,駕駛云朵飛在他旁邊。“咱們上哪兒去?”
“咱們去找赫木倫,讓他嚇一大跳,”小木民矮子精建議說。
他們在花園里飛了一圈,可赫木倫根本不在他常待的地方。
“他不可能走遠,”斯諾爾克小姐說。“我上回看見他的時候,他正在玩郵票。”
“那已經是六個月以前的事了,”小木民矮子精銳。
“噢,說得不錯,”她認可了。“打那時候起咱們一直在睡覺,對嗎?”
“你睡得好嗎?”小木民矮子精向她。
斯諾爾克小妞輕快地飄過樹頂,想了一下才回答。“我做了個惡夢,”她最后說。“夢見一個很兇的男人,戴一項黑色高帽,對我咧著嘴怪笑。”
“多滑稽,”小木民矮子精說。“我也做了個一模一樣的夢。他也戴著白手套嗎?”
斯諾爾克小妞點點頭。他們慢慢地飄過樹林子,還在想著這件事。忽然他們看到了赫木倫,他背著雙手,眼睛看著地面,一路在走。小木民矮子精和斯諾爾克小妞一人在他一邊三點著陸,歡快地叫道:“你早!”
“唉喲!哦唷!”赫木倫倒抽一口氣。“你們真把我嚇了一大跳!你們不該這樣忽然跳到我身邊來。”
“噢,對不起,”斯諾爾克小妞說。“你瞧我們在乘著什么?”
“真是太怪了,”赫木倫說。“不過你們專做怪事,我已經見怪不怪。再說我這會兒正感到心情不好。”
“為什么?”斯諾爾克小妞同情地問他。“天氣這樣好。”
“你們怎么也不會明白的,”赫木倫搖著頭說。
“我們來試試看弄明白,”小木民矮子精說。“你又丟了一張稀有的郵票嗎?”
“正好相反,”赫木倫陰著臉說。“郵票全在,一張不少。我收集的郵票很全,不缺一張。”
“那不是很好嗎?”斯諾爾克小妞給他打氣說。
“我不是說過了,你們根本不可能理解我,”赫木倫悲嘆說。
小木民矮子精焦急地看看斯諾爾克小妞,他們看到赫木倫難過,于是駕云退后一點。游木倫繼續向前走,他們恭恭敬敬地等著他丟掉他的心事。
最后他叫起來:
“一點沒有希望:“停了一下他又說下去:“還有什么用處?等玩撒紙追逐游戲,我收集的郵票全都給你們撤掉。”
“不過赫木倫!”斯諾爾克小妞說,她嚇壞了。“這太可怕了!你收集的郵票是天下第一的!”
“正因為是天下第一,”赫木倫絕望地說。“完了。沒有一張郵票,或者說是沒有一個錯誤我沒收集到。全收集完了。我現在還有什么事可做呢?”
“我想我現在開始明白了,”小木民矮子精慢騰騰地說。“你已經不再是一個收集家,而只是一個所有者,那就不那么有樂趣了。”
“不是不那么有樂趣,”心都碎了的赫木倫說,“是根本沒有樂趣。”他停下來,向他們轉過他那張皺起眉頭的臉。
“親愛的赫木倫,”斯諾爾克小妞說著,溫柔地握住他的手,“我有個主意。你收集點別的東西怎么樣——收集點全新的東西?”
“這倒是個主意,”赫木倫承認說,不過他還是哭喪著臉,因為他覺得經過那么一場大痛苦,不該露出快活的樣子。
“比方說,收集蝴蝶怎么樣?”小木民矮子精建議。
“不行,”赫木倫說,臉更陰沉了。“我的一個遠房表兄收集蝴蝶,有他干我可不干。”
“那么拍攝星星呢?”斯諾爾克小妞說。
赫木倫只是哼了一聲。
“收集裝飾品呢?”小木民矮子精抱著希望問道。“這種玩意兒永遠收集不完。”
可赫木倫還是呸了兩聲。
“那我就真想不出什么了,”斯諾爾克小妞說。
“我們定要給你想出一樣東西來,”小木民矮子精安慰赫木倫說。“媽媽準有辦法。再說,你見過麝鼠嗎?”
“他還在睡覺,”赫木倫難過地回答說。“他說用不著那么早起來,我想他說得不錯。”他說著繼續孤獨地走路,這時小木民矮子精和斯諾爾克小妞駕云飛到樹梢上空,停在那兒,在陽光里慢慢地搖來搖去。他們在考慮赫木倫該收集什么。
“收集貝殼怎么樣?”斯諾爾克小妞建議。
“或者收集稀有鈕扣,”小木民矮子精說。
可是天氣暖洋洋的,弄得他們直想睡,想不下去,于是他們躺在云朵上凝視著春天的天空,云雀正在那上面歌唱。
忽然他們看見了第一只蝴蝶。(大家知道,看到的第一只蝴蝶如果是黃的,就會有一個快樂的夏天,如果是白的,就會有一個安靜的夏天。可不能看到黑色的和棕色的蝴蝶——它們太糟糕了。)
可這只蝴蝶是金色的。
“看見金色蝴蝶是什么意思?”小木民矮子精說。“我從來沒見過金色的蝴蝶。”
“金色的比黃色的還要好,”斯諾爾克小妞說。“你等著瞧吧!”

☆ ☆ ☆

他們回家吃晚飯的時候,在門口臺階上遇見赫木倫。他快活得滿臉亮光。
“啊?”小木民矮子精說。“怎么啦?”
“研究自然!”赫木倫叫道。“我要采集和研究植物。是斯諾爾克小子想出來的。我要采集全世界最漂亮的植物標本!”赫木倫說著張開他的裙子①,給大家看他采集到的第一批標本。在泥土和葉子之間有一棵很小的蔥。
“這叫‘水百合’,”赫木倫得意地說。“采集到的植物標本第一號。一個完美的標本。”他進屋把所有的東西倒在飯桌上。
“把它們放到墻角去,親愛的赫木倫,”木民媽媽說,“因為我要在這兒放湯。大家都到齊了嗎?麝鼠還睡著?”
“睡得象只豬似的,”小吸吸說。
“今天你們玩得高興嗎?”木民媽媽一面在一個個盤子里分湯,一面問大家。
“高興極了,”全家人叫道。

☆ ☆ ☆

第二天早晨小木民矮子精上柴間去,要把云朵放出來,可它們全不見了,一朵也沒留下。大家全都想不到,它們跟曾經扔在魔法師帽子里的蛋殼竟會有關系。

☆ ☆ ☆

①赫木倫一直穿著他姑媽給他的裙子。我相信赫木倫一家人都穿裙子。這好象很奇怪,可事實卻是如此。——作者。

樓主,因為字數規定要1萬字內,所以,雖然我很想幫你把整本書放上來,但是無能為力了!!
我把在線閱讀的網頁告訴你,自己看吧!確實是一本經典的童話小說!!http://www.yhxx.com/fuwu/book/y/yangsong/mfsd/index.html
http://read.shulu.net/th/mfsd/003.htm你往后看就好了,后面還有參考資料:http://read.shulu.net/th/mfsd/003.htm

聯系郵箱:god-loveme●163.com(把●換成@)

匯潮參考網,大家對衣、食、住、行、用……進行點評,為健康綠色生活提供參考

Copyright? 匯潮參考網

彩票店内彩票走势图